网站地图
热门搜索: 更多

牵出三重影响

来源:上海蓝鲸商务有限公司 更新时间:2018-12-21 点击率:
  美国舆论担心,无论出于何种理由,撤军都将造成“亲者痛、仇者快”的消极事实。
 
  美国VOX新闻网站认为,美国在叙利亚的盟友——库尔德武装将首当其冲。这一突然举动也让美国重蹈历史覆辙:背弃中东的库尔德势力。他们在第一次海湾战争之后就是这么做的,许多居住在叙利亚北部的库尔德人知道,被迫离开家园、接受来自土耳其的惩罚,或许只是时间问题。
 
  其次,俄罗斯总统普京将成为受益者。随着美国的“退赛”,俄罗斯将成为战后叙利亚的主要军事力量。“不管人们怎么想,特朗普似乎对做一些能取悦普京的事情从来都没有顾虑。”
 
  再者,撤军决定再次暴露美国政府内部的混乱和撕裂。总统4月在白宫态度坚定:打败IS就撤离叙利亚;但总统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9月在联大期间又出现摇摆:已说服特朗普“只要伊朗军队仍在伊朗境外,我们就不会离开”。有批评称,华盛顿的很多人都是特朗普一意孤行的受害者,总统在一个个问题上都有不同于政府大多数人的直觉和观点。不过,《华盛顿邮报》指出,特朗普并不是形单影只,国会山也有不少支持撤军的声音。
 
  专家认为,经历7年战事以后,叙利亚局势正在进入新阶段,各方正加紧为战后谋篇布局,很难简单判断谁输谁赢。但即便如此,特朗普的做法仍可能产生三重效果:其一,区区2000人的撤离不会对叙利亚局势产生决定性影响。尽管驻叙美军参与打击IS的战斗,但大部分军事行动都是以空袭形式进行,而不是地面部队。即使美军撤离,空袭仍将继续,打击IS的行动短期内不会遭受太大挫折。其二,俄罗斯和伊朗介入叙利亚的阻力可能会减少。俄罗斯在叙利亚乃至中东影响力上升,美国影响力收缩的趋势将得以延续,美国再次向世界展示,它已无法在叙利亚问题上满足地区盟友的所有利益诉求。其三,较为微妙的是,撤军可能引发目前并不稳固的联盟关系分化瓦解,或者进行重组。
 
  具体而言,一来,土耳其是一个摇摆点:它最初反对巴沙尔政权,2016年发生未遂政变后开始向俄罗斯靠近,并与俄罗斯、伊朗合作建立阿斯塔纳机制;如今,美土关系的变化可能会对俄土伊三方合作带来影响。二来,俄罗斯和伊朗的关系也很微妙:俄罗斯对伊政策也有利用和限制的两面。两国虽然在叙利亚问题上合作,但与此同时,俄罗斯也在向伊朗施加影响,以免其革命卫队过于胁迫以色列。
 
  可见,“围绕复杂纠结的叙利亚局势和中东事务,美国和俄罗斯都没有能力独立主导,地区大国的自主性正在上升,未来将展开更为激烈的竞争和博弈。”刘中民说,最终的走向与特朗普对叙利亚战略利益的认知有关,美国想“淡出”,但不是让出利益和影响力,他是想利用遏制伊朗这张牌,整合盟友关系,灵活运用政策杠杆,打造“离岸平衡”,最终实现自身利益。
Copyright © 2015-2016 上海蓝鲸商务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